五个蛋

小说:大龙别哭,来生个蛋[香蜜同人] 作者:修羽 更新时间:2020-05-29 22:11:08 PM
  
邝露用完餐,夸赞道:“北柠姑娘的厨艺甚好,比以往的厨仙做得还好。”

北柠一听,觉得机会来了,“若是夜神喜欢,我可以一直做给你吃。”

“哦,夜班就是夜神在夜晚守值,我们人间那边的叫法。”北柠又说漏话了,只好解释一下。

难道是因为润玉不吃辣?

如今在仙界有特权的,只有邝露。

她可以自由来去。

  原本气氛都还可以,北柠也不知为何她端上这剁椒文鳐,润玉忽就变了脸,负手而去。

“自锦觅生出小白鹭之后,水神便一直与风神照顾外孙,一家人共享天伦。”邝露觉得这丫头真是奇怪,“北柠姑娘,你到底想问什么?”

北柠只得干笑,“没有没有,就是好奇众神的八卦,我一俗人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

邝露便不再说什么。

北柠肯定不能继续问邝露的,只能向没心眼的雀衣打听。

原来。

先花神那部分没变,天帝还是那个伤害三个女人,连带孩子都被牵连的大猪蹄子。

其他剧情都相对发生较大的改变,比如穗禾没有破坏过凤凰的姻缘,水神也还活着。润玉找回母亲不到四日,就被天后痛下杀手,幸亏润玉赶到及时,蔌离虽醒不过来,但也没死,尚有复活的希望,她的身体安放在洞庭湖冰球之中。

在天后和天帝相继仙逝后,凤凰无心天界任职,带着锦觅在人间过着简单幸福的日子。

其他人结果都挺好的。

除了润玉。

天帝这个大猪提子!

北柠暗暗嘀咕。

时间转眼就到了穗禾寿宴的一天。

北柠醒来,才出庭院,就看见许多的仙女梳妆打扮,满脸笑容,欢乐的很。

早已梳妆好的雀衣,乐呵呵的来到北柠屋前,“北柠,这是夜神刚刚派人送来的云裳,给你的。说是参加上神寿宴,须得体面一点。”

北柠来到这个世界,身上穿的是大龙给的素裙,头发整日扎着马尾……总之,普通的很。

邝露不仅给了北柠云裳,还特别找仙侍帮她梳妆。

北柠毕竟是天帝带回来的人,还是不能落了气派。

一身云裳,白而软,银丝锦绣繁花,轻盈华美。北柠喜欢得不行,虽然里三层外三层的套穿很麻烦,但穿上以后仙得不行。

头饰还是北柠自己戴的,叫鹿莲冠晶花。像现代的皇冠,不过比现代的好看,精致典雅。

鹿莲冠晶花是天界用来招待贵宾的,不过北柠不知道,她以为是批发的。

“北柠,你好美。”雀衣给她整理散下来的头发,忍不住夸赞,“这云裳太衬你了。头发柔顺长及腰,走起路来,背影美得很。”

“正面呢?”北柠歪头卖萌。

雀衣笑了笑,“也漂亮。”

寿宴在云霄殿内举行,方便众仙来往。

穗禾锦衣华服,秀美大气。

她与润玉相谈鸟族近日出现的问题,殿中陆陆续续走来很多前来道贺的仙人,二人的话,时时断一断。

北柠由邝露带着,领去云霄殿。

长梯三千尺。

北柠站在底处,仰头,一望无际的阶梯,简直就是要了她的命。

怕是爬到云仙殿门口,花儿都谢了。

“不必担心。”

邝露话落,施法在北柠脚下生出水毯。

在起飞时,北柠身子晃了晃。

她十分感激的说:“谢谢夜神。”

这下不用“死”了。

想来她的人生,神了。

跟神仙待在一起。

“火神,花神到。”

“水神,风神到。”

“缘机仙子到。”

五人一并进入云霄殿,与先到大殿里的其他仙人打招呼。

原本还在说话的润玉,顿时愣住了。

他扭头看见锦觅说说笑笑,心竟然也在痛。

穗禾知晓他的心事,便不再叨扰。

“锦觅花神近日可否多开些牡丹花在地府,我夫人喜欢的很。”

“好说好说。”

“火神云游四海,实在羡煞旁人啊。”

“我的这个傻丫头闹得很,不到处走走,怕把她闷坏了。”

旭凤跟南七星君说了几句,便领着锦觅走向高座之上的润玉。

锦觅牵着小鹭,笑道:“快向伯伯问好。”

棠樾很乖,肉嘟嘟的小手里拿着玉壶,献给润玉,“伯伯好,这是鹭儿和娘亲一起酿造的桂花酿,一样伯伯喜欢。”

润玉微笑,伸手摸了摸小孩子的头:“乖鹭儿。”

锦觅牵着棠樾的手,去祝福穗禾。

旭凤站在润玉面前,看看他,“哥,可好?”

润玉颔首,“嗯。”

三个人之间,气氛免不得有些尴尬的。

锦觅保持距离,叫旭凤多陪陪润玉。

润玉的余光里,全是锦觅。

她与旭凤很恩爱,在一起千年,还是很粘。

润玉苦笑,努力不去注意那个人。

“夜神到。”

仙倌声音好洪亮,跟在邝露身后的北柠,好紧张。

哎,要是带手机就好了。

低着头玩手机,掩饰一下也行啊。

邝露走到大殿中央,作辑:“参见陛下。”

跟着邝露的仙侍齐齐作辑,就北柠一时没反应过来,傻乎乎的站着,到处张望云霄殿的奇景。

北柠站位显眼,润玉一眼就看到了她。

莲冠云裳,佳人容颜。

美,而不张扬,如玉兰淡雅。

仙人们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。

“听闻天帝带回一凡人,不会就是她吧?”

“如此美人,着实惊艳。”

...

邝露听众人都在说北柠,忽觉不对,侧头看向右后方的人。

大摇大摆的站着,东张西望。

邝露不免叹气,摇头。

她连忙抬手牵住北柠的手,“先参见陛下。”

说话,很温和。

北柠惶恐,赶忙跪下,“民女参加……参见天帝。”

嘴一哆嗦就容易出错。

烦死了。

“嗯。”润玉盯着她,目光有意看向她的手腕。

很红,不过消退了一些。

寿宴顺利进行。

北柠厚着脸皮帮润玉端茶递吃的,刷刷存在感。

润玉递给她一个冷漠的眼神,“你在做什么?”

北柠直言不讳,:“在讨好你啊。”

愣是把润玉给吓着,没说话了。

这么直接的吗?

寿宴结束已是夜晚。

润玉目送锦觅一家离开,看似没关系,实则心如刀绞。

他很努力的在放下,可惜总是失败。

北柠看大龙在寿宴上喝了许多的酒,就做了一碗解酒汤给他送过去。

璇玑宫冷冷清清,一到了夜晚,这种冷清达到极致。

就像被孤立在世上的世界,无人的空旷,纵然华丽奢美,却盖不住荒凉。

北柠站在宫外,看到润玉坐在玉石凳上,面前放着花盆,里面是昙花的绿叶,但没有花。

她看到他在抹泪,便止住了脚步。

润玉在守着一朵,永远都不会再盛开的花朵。

大龙的女孩又难受了。

北柠叹气,端着碗转身离开。

润玉脆弱的样子,太令她心疼了。

“雀衣,你知道世间有什么花能带上天界吗?”北柠怕没有,就换了个说法,“或者,有什么方法可以把花带上来?”

雀衣仔细想想,摇了摇头。

北柠趴在桌子上,“那怎么办啊,总不能让大龙在天界永远都看不到一朵花吧。”

她不想他,守着一朵不会开的花。

卑微,苛求……他不应该是这样的。

“欸,不过我有听爷爷说,传说有古籍记载魔界有个忘川彼岸,岸上存在一种万念之花,以血为壤,万法千咒不能破。”雀衣哎了一声,“但这只是传说。”

“有希望就行了。”北柠激动的起身,乘着邝露给的水毯能上天入地,她想要去尝试去做。

“哎……北柠!”雀衣去追,奈何北柠乘着水毯飞远了,她急得跺脚,对着北柠的背影喊,“我还没说完呢,万念之花乃是魅灵,就算所有神仙运气都给你,让你先到它,但凡人之血,根本无法让它绽放,成为万念之花,更别提摘下了……”

现在喊也晚了,北柠听不到。

再者,魔界忘川,凡人落入,便会幽魂蚀骨,灰飞烟灭。

雀衣心慌不已,可是她又不能禀报夜神。

北柠有护天帝之功,如今听了她的话才入魔界,怕是要领罪了。

北柠一时好奇,便多嘴问道:“请问夜神,这穗禾不是曾伤害过锦觅的吗?”

邝露拧眉,有意帮北柠藏话,便小声道:“休要胡言,你从哪里听来的?穗禾尊王虽然跟她姨母一样,脾气暴躁了点,但跟锦觅是好友,何来伤害一说。”

呃……

邝露却摇头,虽眼中含笑,但不是北柠期待的说辞:“凡人在天界任职,从未有例。”

北柠只得点头。

邝露看出她沮丧失落,便松口说:“三日后,鸟族尊王穗禾寿宴,你在临走之前,倒是可以领略一番天界的盛况。”

“多谢夜神。”北柠想到电视里穗禾的结局,实在唏嘘。

不过她也做了许多坏事,怎么还会成为尊王?

这样就可以不用被送回凡间了。

她可以和润玉同桌用膳,此等待遇,再无第二人。

难不成她穿越过来的剧情有变?

“水神还好吗?”北柠试着问了问。

邝露叹气,“也难为你了,做许久的菜到底还是浪费了。”

她脸色稍显疲态,想必是值夜累的。

下次,还是做清淡点吧。

不过幸好,他总算吃了点东西。

“不浪费不浪费,若是夜神不介意的话,可以尝一尝,开胃的。”北柠乐观的很,递上双筷子,“夜神刚下夜班,累得哪里还能等人再做呢,吃了就休息岂不美滋滋。”

“夜班?”邝露心想她说的有理,便接了筷子。

阅读大龙别哭,来生个蛋[香蜜同人]最新章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